短租改长租 民宿业自救突围

短租改长租 民宿业自救突围 九成受访企业认为疫情结束半年市场恢复正常 200套网红民宿限时低价出租,将低于市场价的精品公寓转为长租,免除网费、物业费、卫生费等,以期在最短时间内将更多房源长租出去,最大限度降低边际成本。 ——————– 住宿业是受疫情影响最大的行业之一。在近日发布的《新冠疫情对中国住宿行业的影响与趋势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中国饭店协会调研了全国28个省(区、市)的600余家住宿业企业,预计全年住宿行业营收将同比下滑24%,共计损失在1300亿元左右。 为了让企业活下去、挺过来,政府、平台、集团等外部支持纷纷出力,中小住宿业主也在谋求自救,行业正悄然转型,但它们的生死突围依然步履沉重。 “有出没进”的现金流生死线 “两家客栈,40多套房,30个员工”,成都市经营民宿的李默(化名)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1月至今,他已损失六七十万元。 天眼查数据显示,我国目前共有超过80万家住宿业企业,其中个体工商户占比大约为85%,山东、云南、四川是我国住宿类企业最多的省份。疫情冲击之下,抗风险能力弱的住宿业个体户更加难熬。 在酒店投资网创始人冯少辉看来,中小酒店业主是疫情中最为脆弱的群体之一,加盟连锁酒店集团的基础装修、加盟费就要数百万元,而投资回报周期多为3~4年,不少中小酒店业主尚未实现盈利,这是对资金链的巨大考验。 上海现代文旅促进中心秘书长符全胜说,旅游、酒店行业指望的是流动人口,现在人口不流动了,很多企业处于有限营业状态,有的已经停业,没有收入,但是物业和人工还是不变成本,“有出没进”。 《报告》称,仅2月份,中高端酒店平均营收的同比降幅就达86%,同比下降达到495万元/家,中低端酒店平均营收同比降幅92%,同比下降约达到72万元/家。74.29%的酒店和民宿选择了直接闭店,平均闭店天数达到27天。以长租为主的租赁式公寓中,有54.54%的租赁式公寓运营商门店遇到无法出租的现象,平均已被限制出租天数为10.55天,全国租赁式公寓损失约为7亿元。 3月上旬,一些地区的住宿业主陆续分区分级复工复产,但对入住率依然作出限制。以河北为例,3月9日,河北省商务厅要求防控级别为高风险地区的住宿业市场主体可提供单人单间式住宿服务,入住率总体控制在50%以内,防控级别为中、低风险区的住宿业市场主体,提倡单人单间式住宿服务,入住率总体控制在75%以內。入住前测量体温、全时戴口罩、分散就餐等均为标配。 短租改长租 民宿自救 每个月负担上百万元运营成本和近30人的人力成本,需要至少200万元左右的月流动资金周转,这是一家名为“掌宿”的民宿面临的生存压力。 在疫情初期,掌宿与房客友好协商退订订单,大部分房客都能理解,有的还愿意承担一部分退订费用。掌宿还提出可为房客保留一年入住权益,以换取不退款支持。他们预计,疫情影响可能会持续2~5个月,这意味着,上半年,他们几乎很难有收入,但房租成本却不会减少。 2月2日,掌宿发布《民宿求援:200套网红民宿限时低价出租》的公开信,将低于市场价的精品公寓转为长租,免除网费、物业费、卫生费等,甚至承诺不满意可以无责解约,以期在最短时间内将更多房源长租出去,最大限度降低边际成本。 豆瓣租房板块也涌现出不少民宿长租的帖子。一位北京房东在帖子中这样描述:受疫情影响,本人在二环内的几套民宿从即日起改做长租,亏本经营;只招在北京稳定生活的人群,且需保证入住期间勤洗手、勤消毒;有定期保洁,深度消毒。经查询,这几套房源在平台上的价格现在仅为每天110元左右。 掌宿相关负责人表示,民宿长租作为当下应对疫情的无奈之举, 4~6个月是期待的合理时长,如果疫情在年中之前得到控制,要保证依然具备迅速抽调房源的能力,继而投入暑期短租市场。 为了减轻加盟店的负担,华住、维也纳等各大酒店集团实施一系列帮扶举措。例如,华住对全国5049家加盟酒店减半收取加盟管理费,并推出信贷还款延迟、短期低息经营性贷款,提供对受影响停业的加盟酒店的保险理赔服务。 维也纳酒店有限公司品牌与会员管理中心总经理陈煜表示,疫情期间,旗下员工无一人离职,也没有削减岗位,绩效工资该如何结算,已提前做好复盘,对节日期间坚守岗位的员工发放额外补贴,保证每一个在岗员工心里是安定的。此外,集团安排了法务团队提供法律文书等咨询支援加盟业主,向房东申请减免或降低房租,而大部分房东也比较通情达理,予以认可。 过半住宿企业依然面临融资难 符全胜说,当前企业最现实的问题是如何活下来、挺过去。根据非典经验,疫情过后,很有可能会产生旅游行业的消费反弹。因此在这期间,企业要做好恢复生产的准备,能够迎接消费高峰。 税费优惠、缓交社保、减免租金、减免能源费用、融资支持……多地政府出台各项政策帮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 《报告》指出,“用工成本缓减”是降低企业运营成本的众多政策中落地性最好的,72.76%的受访住宿企业表示享受到了政策带来的益处。而“融资支持政策”则是落地性最差的政策,46.72%的受访住宿企业表示享受到了政策带来的益处。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由于信息不对称,仍存在企业不了解政策的现象;二是政策缺乏明晰完善的指导细则,相关政府单位无法实际执行操作。 一家国内民宿运营商财务负责人表示,他已尝试银行贷款、供应链金融贷款、融资租赁,希望获得300万元的融资以纾当前之困,但各有难处。 具体来说,民宿的房源多为承租,没有可抵押资产,因此融资租赁机构不会给出很大的金额,风险评估可能较高,相应的费率也会略高。该负责人说,我们虽然门店比较多,但单体规模都不大,没有一个长期像旅行社包房包团一样的比较确定的业务模式来支撑,所以难做供应链金融。银行贷款流程依然不够简便,此前,他已在几家银行开了长期合作的账户,不太可能再额外另开账户,把整个业务量转移过去,否则这将导致与原先合作的银行业务量减少,信用评级降低。如果在新银行开户的话,在还没有开展新业务时,银行也不一定会放款。《报告》发现,90%的受访企业认为,疫情结束后6个月内市场可以恢复至正常水平。除了完善行业的应急管理机制外,疫情的出现也将加速智能化服务在酒店场景中的应用。 消费者需求的变化是驱动住宿业数字化转型的根本动力。根据《报告》统计,很多酒店和租赁式公寓管理集团都会在用户运营层面上加大投入力度,通过大数据分析,为客人提供更为个性化的服务,以期实现更高效的会员转化和更有黏性的社群运维。 陈煜说,这段时间很适合上线新的产品、促销活动、会员的激励方案,他们对未来有信心。集团也在继续招聘,对储备人才进行培训赋能。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张艺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郭泽华】

白宫疫情专家:特朗普对中国指责不符事实 但拦不住

美国《科学》杂志近日专访了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安东尼·福西,并与这位一直在给美国白宫和特朗普提供疫情科学建议的专家,谈到了特朗普当局最近在疫情问题上引起的很多争议——比如特朗普不断将新冠病毒说成是“中国病毒”的问题。 在这段采访中,福西首先表示他目前身体健康,没有感染病毒,但有些疲劳。这位之前一度被认为被美国白宫“封口”的专家还表示他并没有被解雇。资料图:美国总统特朗普。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之后,在《科学》杂志的询问下,福西又表示他之所以没有被解雇,是因为特朗普还是愿意听他讲话的。但他也表示特朗普在记者会上说的东西,虽然他原则上不反对,但他表达的方式确实容易引起对事实的误解。 接下来,《科学》杂志开始询问福西关于中国的事情,比如问他怎么看特朗普近日在记者会上指控中国“应该提前3-4个月告诉美国新冠病毒疫情”的说法。 对此,福西先是无奈的对记者说,你能指望我做什么呢?记者则对福西说,你是白宫里代表科学、真相和事实的人,但一些白宫发出来的声音却并不是真实和属实的。 福西于是回答说,在特朗普发表了那些中国应该提前3-4个月告诉美国新冠疫情的言论后,我就已经和相关人员表示这种说法与事实不一致,(中国暴发疫情前)2-3个月是去年9月。福西说,他认为这些相关人员随后应该会告诉特朗普要说话谨慎,不要再这么说。 “但我总不可能跳到麦克风前面,把他推下去吧。好吧,他既然已经说了,那就让我们下次尽量作出更正”,福西吐槽说。 而在被问到他会不会也像特朗普一样把新冠病毒说成“中国病毒”时,福西也再次给了特朗普“难堪”,说自己“不会这么说”而且是“永远不会”。 福西还在采访中对中国的一些防疫措施表达了认可。在被《科学》杂志问到美国是否应该效仿中国在超市门口进行体温测量的举措时,福西表示“是,我们当然应该考虑”。他还表示他会在下一次疫情工作组的会议上把这件事提出来,看看是什么后勤或官僚主义的原因导致美国现在没有实行这种很值得考虑的措施。 另外,福西还与《科学》杂志谈及了美国白宫内部是如何在开会时进行隔离的。福西说美国副总统彭斯会要求每个会议室不超过10个人,一旦超过了就会把人赶到其他会议室。 但对于特朗普的新闻发布会上经常10多个人站在一起,下面还有一大群记者坐在一起的情况,福西则表示他已经尽力,但他“不可能去实现无法实现的事情”。 有趣的是,当《科学》杂志问福西,特朗普在最近一次记者会上用“阴谋论”炒作疫情话题时他为啥选择“捂脸”,福西的回答是“无可奉告”…… 最后,在被问到为何美国的疫情准备措施没有在此次疫情中发挥作用,哪里出了问题时,福西表示这可能要等一切都过去后,当人们回头去反思的时候,才能找到答案。 但他也明确地提出,对于新冠肺炎病例的测试问题是一个“明确”需要被关注的问题,尤其是为什么美国未能在更大范围内推行检测。 【编辑:刘羡】

联合国特别报告员:使用别有用心的名称来替代新冠病毒不负责任

新华社日内瓦3月23日电(记者聂晓阳 刘曲)联合国当代形式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仇外心理和相关不容忍现象特别报告员滕达伊·阿丘梅23日表示,有关国家官员使用别有用心的名称来替代新冠病毒,这种把特定疾病与某个具体国家或民族相联系的仇外表达是不负责任和令人不安的。 阿丘梅在一份媒体声明中表示,世界卫生组织已明确表示,疾病名称如果使用不当,会对特定人群造成严重伤害。各国政府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时应特别注意不能传递仇外信息,不能助长种族歧视。 她表示,有关国家官员的言行已经带来了实际恶果,一些来自中国或其他东亚国家的民众已经开始受到诽谤、拒绝服务乃至暴力攻击等歧视性对待。 阿丘梅强调,在疫情面前,煽动恐惧和歧视的政策不但对有效抗击疫情没有好处,反而会适得其反。她说:“此次疫情再次提醒我们,人类的命运息息相关,福祉相互依存。” 同一天,世界卫生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表示,争论新冠病毒来源于哪个国家并非当前的核心问题,当前应共同努力抗击疫情。 瑞安说,我们完全有能力战胜新冠病毒。正如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所说,当前疫情已影响到地球上几乎所有国家和人口,“因此我们必须合力抗疫”。 【编辑:吉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