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旅游4.0”亮相德国柏林

柏林12月8日电 (记者 彭大伟)当地时间6日,中国驻法兰克福旅游办事处在德国柏林举办“中国旅游4.0”推介会。中国驻德国大使馆张军辉公使、中国驻德国大使馆陈建阳文化公参、德国联邦议会旅游委员会主席Sebastian Muenzenmaier、德国联邦议会旅游委员会负责人Christoph Neumann、柏林中国文化中心主任张志宏、中国驻法兰克福旅游办事处主任陈鸿杰、德国旅游协会代表Volker Adams等嘉宾出席,中德旅游业界、航空公司及媒体代表等100多人参加推介会。Sebastian Muenzenmaier致辞 彭大伟 摄 张军辉公使在致辞中表示,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人民经过艰苦奋斗,经济总量占世界经济比重接近16%,连续多年稳居世界第二位。中国旅游业也迈入了新时代,国际竞争力快速提高,根据世界经济论坛(WEF)最新发布的《全球旅游业竞争力报告》,从2013年的全球第45位提升至2019年的第13位。目前,中国已形成世界上规模最大、增速最快、潜力最强的的旅游市场。中国出境旅游人数和国际旅游支出连续数年位列世界第一,同时也是全球第四大旅游接待国。中国提出共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同沿线国家在旅游领域的合作成为热点,旅游交往日益密切。“一带一路”是旅游资源的富集区,汇集了80%的世界文化遗产,涉及60多个国家、44亿人口,被视为世界上最具活力和潜力的黄金旅游之路。“一带一路”倡议为世界旅游业发展贡献了强大的动能。2018年,中德双向旅游人数突破210万人次,再创历史新高,中德旅游合作潜力巨大、前景广阔。陈鸿杰致辞 彭大伟 摄 中国驻法兰克福旅游办事处陈鸿杰主任在致辞中说,“中国旅游4.0”指的是近年来随着中国社会和经济快速发展,中国旅游业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一是中国旅游业面貌发生根本性变化,整体产业呈现新的战略地位、规模格局、发展理念和竞争水平,供给端涌现大量新的游览、餐饮、交通、住宿、娱乐、购物服务和产品,需求端出现许多旅游者新的信息获取需求、个性化旅行趋势和即时消费习惯等等。二是德国民众和媒体对中国旅游应有新的认识,中国今天能为中外游客提供的产品和体验,已经远远超出故宫、长城、熊猫、兵马俑这些大家耳熟能详的经典,文旅融合、高铁网络、大数据、人工智能、移动支付和共享经济等催生了许多旅游新业态新产品新场景,即将全面投入使用的5G技术还将带来更多颠覆性的创新和发展。出席推介会中德嘉宾合影 彭大伟 摄 推介会上,中德嘉宾还共同启动了“中国旅游专家在线培训系统”。驻法兰克福旅游办事处经过调研发现,在德国旅游业成熟稳定的批发零售体系下,德国旅游销售代理商对中国旅游了解不足,难以为客人提供高质量的咨询和介绍,导致中国旅游产品在销售环节存在一定短板。为此专门制订了为期三年的“中国旅游专家在线培训计划”,在办事处网站上开设“中国旅游专家在线培训系统”。第一期培训内容共16节课和10次考试,通过考试的学员可获得“初级中国旅游专家”证书。通过这个培训系统,能够帮助德国销售代理商更好地了解中国旅游、销售中国产品,让德国游客获得更好的咨询服务,有力促进德国旅华入境市场进一步增长。(完) 【编辑:谢萍】

协和医生说 | 喝酒有益健康?恐怕你要失望了!

原题目:协和大夫说 | 饮酒有益健康?生怕你要扫兴了!

睁开全文

先容

临床养分科主任

主任医师,博士研讨生导师

善于

致力于肥胖症、糖尿病、高脂血症、痛风症、肾脏疾病、外科疾病等各类疾病的肠内养分支撑和养分治疗、养分风险筛查及养分评定等。

义务编纂:

酒中李白: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

原题目:酒中李白:千秋万岁名,寂寞死后事

酒中李白:千秋万岁名,寂寞死后事

李白二进长安被放还离京之后,已申明年夜著。此后直到安史之乱爆发的十多年里,他又开端了南北周游,所到之处,经常“骏马美妾,所适二千石郊迎”,“合座不乐,白宰酒则乐”(见魏颢《李翰林集序》),可以想见他放浪豪宕的生涯情景是何等自得。

可是,政治上的掉意,生涯幻想的受挫,他心坎却布满苦楚。出京后不久,他曾受道箓,打算在求仙学道的生活中消磨壮志,追求依靠。然而李白究竟是李白。就是在这种情形下,他仍是那样立崖岸:“下笑世上士,沉魂北罗酆,旧日万乘坟,今成一科蓬。”(见《访道安陵遇盖还为余造真箓,临别留赠》)他以空想的永恒,傲视炙手可热的显贵以至帝王。

说其实的,李白生涯在阿谁盛唐时期,社会风尚还比拟开放,写诗是十分自由的,连天子也不会干预。这对天人贯道、爱发怨言的李白来说无疑是一种荣幸,使他的把酒吟唱可达“爬山则情满于山,不雅海则情溢于海”。越是性命力受到阻扼和榨取,就越能激发出他那强盛而持久的性命驯服精力。诸如“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见《将进酒》)“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彼苍揽明月。”、“人生活着不称意,明朝披发弄扁船。”(见《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安能摧眉折腰事显贵,使我不得高兴颜。”(见《梦游天姥吟留别》)等,这等一往激情,恢宏壮美,直抵心灵的酒歌,世间只有李白才干趁热打铁。

诗和酒,在李白身上表示的是风骚倜傥、自由奔放的情致。酒的精力玉成了李白醉后的很多好诗,也发明了“醉态盛唐”的诗的岑岭。《饮中八仙歌》既是诗圣杜甫为“醉态盛唐”拍摄的特写镜头,也是为李白拍摄的特写镜头。诗酒浑然为一种精力,李白或以醉态狂幻抒写之,或以巅峰体验挥洒之。你看李白在谢朓楼上的碰杯把盏:“弃我往者,昨日之日不成留;乱我心者,本日之日多烦忧。昨日已往,时不再来;本日烦忧,无以名状,”可是,李白寻觅到了空间的“酣”:“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见《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同时也在醉心腾跳中,看取了性命的内涵机密:“屈平辞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见《江上吟》)

在李白看来,诗的性命是不朽的,可以与日月同辉,其宏大的气力可以动摇五岳,跨越江海;比拟之下,楚王台榭那样的荣华富贵又算得了什么?接洽到诗人在京任似官非官的翰林待诏时产生的御手调羹、贵妃捧砚、力士脱靴的故事假如属实的话,那么李白那“府县尽为门下客,贵爵皆是平交人。”(见《少年行》)的自夸尽不是一句废话,这是由李白卓尔不群的人格个性所决议的。

睁开全文

李白在平交贵爵的同时,还有一种贵平易近固本的人格精力取向。他也把平交苍生作为本身形而上的最终寻求。读李白酒歌可以感知他对农人有一种特别的情感。他爱好在农人家饮酒,可以喝到太阳下山:“田家有琼浆,夕照与之倾”(《游谢氏山亭》);有时喝醉了,就到田间往唱歌:“醉进田家往,行歌荒原中”(《见野草中著名白头翁者》)。有时顾了在农家饮酒,连跟友人相会竟然忘却:“且耽田家乐,遂旷林中期”(《赠闾丘处士》)。可见,他与农人的友情的确到达如醉如痴的田地。难怪他在分开安徽泾县桃花潭的时辰,送行的农人踏歌夹道而来:“李白行船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李白好酒,酒店老板也可以成为他的莫逆之交。

他的《哭宣城善酿纪叟》一诗如许写道:“纪叟鬼域里,还应酿老春。夜台无李白,沽酒与何人。”李白不重身份,酷爱布衣的真实情感确切令人感佩!李白如许饮酒,如许写诗,如许做人,可称得上古来第一个无人可以模拟的诗界“真”人。

李白晚年常周游于江南一带,多次交往于金陵、当涂、宣城等地,六十二岁时,客逝世当涂。由于诗和酒是李白身上不成或缺的两样精力道具,他最后一次来当涂登龙山是宝应元年(公元762年)秋,写下《九日龙山饮》:“九日龙山饮,黄花笑逐臣。醉看风落帽,舞爱月留人。”

第二天,李白再登龙山,又作了《玄月旬日即事》:“昨日登高罢,今朝更举觞。菊花何太苦,遭此两重阳。”

九日、旬日李白两次登上龙山喝酒赋诗,以“逐臣”自喻,并言菊花两次遭到采摘,所以说菊花“太苦”。李白由菊花的两遭采摘,不禁想到本身遭谗离京、放逐夜郎的两次不幸。语虽平庸,含意却颇为深远,似乎是给本身唱的一首安魂曲。就在这年冬天,诗人因患腐胁疾不治,十月赋《临终歌》后,而卒:“年夜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馀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石袂。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谁为出涕。”

《临终歌》现实上是李白平生的总结,无异于一篇自撰的墓志铭。这位诗国的年夜鹏,终生未能发挥本身不凡的宏愿,尽笔诗蕴含着深邃深挚的悲愤,无穷的孤寂悲凉。然而他信任后代是会有知音的,他对酒当歌的诗仙形象是不朽的。正如杜甫在《梦李白》中所云:“千秋万岁名,寂寞死后事。”一代诗人的性命虽已终结,但他那心志高远的浪漫主义英气的诗名是悬诸日月的。

(本篇完)

义务编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