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楼目尽欲黄昏,梧桐叶上萧萧雨

原题目:高楼目尽欲傍晚,梧桐叶上萧萧雨

春夜喜雨

[唐]杜甫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产生。随风潜进夜,润物细无声。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初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其一)

[唐]韩愈

天街细雨润如酥,草色远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利益,尽胜烟柳满皇都。

夜雨寄北

[唐]李商隐

君问回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清明

[唐]杜牧

清明时节雨纷纭,路上行人欲销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远指杏花村。

春晓

[唐]孟浩然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几多。

饮湖上初晴后雨二首·其二

[宋]苏轼

睁开全文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适宜。

芙蓉楼送辛渐

[唐]王昌龄

冷雨连江夜进吴,黎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渭城曲 / 送元二使安西

[唐]王维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

[宋]辛弃疾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三更叫蝉。稻花喷鼻里说康年。听取蛙声一片。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

黄金缕·家在钱塘江上住

[宋]司马槱

家在钱塘江上住。花落花开,不管韶华度。燕子又将春色往。纱窗一阵傍晚雨。斜插犀梳云半吐。檀板清歌,唱彻黄金缕。看断云行无往处。梦回明月生春浦。

长安夜雨

[唐]薛逢

滞雨彻夜又彻明,百忧如草雨中生。心关桂玉天难晓,运落风浪梦亦惊。压树早鸦飞不散,到窗冷鼓湿无声。昔时志气俱消尽,鹤发新添四五茎。

金缕曲·癸酉秋出都述怀有赋

[清]龚自珍

笑本年、鸾飘凤泊,情怀何似。纵使文章惊国内,纸上苍生罢了。似春水、干卿何事。暮雨忽来鸿雁杳,莽关山、一派秋声里。催客往,往如水。华年心绪从头理,也何聊、看潮走马,广陵吴市。愿得黄金三百万,交尽佳丽名流。更结尽、燕邯侠子。明年长安春事早,劝杏花、断莫相思逝世。木叶怨,罢论起。

酌酒与裴迪

[唐]王维

酌酒与君君自宽,情面翻覆似波涛。白辅弼知犹按剑,朱门先达笑弹冠。草色全经细雨湿,花枝欲动东风冷。世事浮云何足问,不如高卧且加餐。

送梓州李使君

[唐]王维

万壑树参天,千山响杜鹃。山中一夜雨,树杪百重泉。汉女输橦布,巴人讼芋田。文翁翻传授,不敢倚先贤。

踏莎行·碧海无波

[宋]晏殊

碧海无波,瑶台有路。考虑便合双飞往。那时轻别意中人,山长水远知何处。绮席凝尘,喷鼻闺掩雾。红笺小字凭谁附。高楼目尽欲傍晚,梧桐叶上萧萧雨。

贺圣朝·留别

[宋]叶清臣

满斟绿醑留君住。莫促回往。三分春色二分愁,更一分风雨。花开花谢、都来几许。且高歌休诉。不知明年牡丹时,再重逢何处。

蝶恋花·又到绿杨曾折处

[清]纳兰性德

又到绿杨曾折处,不语垂鞭,踏遍清秋路。衰草连天无意绪,雁声远向萧关往。不恨海角行役苦,只恨西风,吹梦成今古。明日客程还几许,沾衣况是新冷雨。

虞佳丽·正宫·第二

[宋]周邦彦

廉纤细雨水池遍。细点看萍面。一双燕子守朱门。比似平常时辰、易傍晚。宜城酒泛浮喷鼻絮。细作深宵语。相将羁思乱如云。又是一窗灯影、两愁人。

竹枝词二首·其一

[唐]刘禹锡

杨柳青青江程度,闻郎江上踏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秋雨叹三首

[唐]杜甫

雨中百草秋烂逝世,阶下决明色彩鲜。著叶满枝翠羽盖,开花无数黄金钱。冷风萧萧吹汝急,恐汝后时难自力。堂上墨客空缺头,临风三嗅馨喷鼻泣。阑风长雨秋纷纭,四海八荒统一云。往马来牛不复辨,浊泾清渭何当分?禾头生耳黍穗黑,农民田妇无新闻。城中斗米换衾禂,相许宁论两相值?长安平民谁比数?反锁衡门守环堵。老汉不出长蓬蒿,冲弱无忧走风雨。雨声飕飕催早冷,胡雁翅湿高飞难。秋来不曾见白日,泥污后土何时干?

秋怀

[宋]欧阳修

节物岂欠好,秋怀何黯然!西风酒旗市,细雨菊花天。感事悲双鬓,包羞食万钱。鹿车何日驾,回往颍东田。

琐窗冷·冷食

[宋]周邦彦

暗柳啼鸦,单衣鹄立,小帘朱户。桐花半亩,静锁一庭愁雨。洒空阶、夜阑未休,故人同窗夜语语。似楚江暝宿,风灯零乱,少年羁旅。迟暮。嬉游处。正店舍无烟,禁城百五。旗亭唤酒,赋予高阳俦侣。想东园、桃李自春,小唇秀靥今在否。到回时、定有残英,待客携尊俎。

玉真公主别馆苦雨赠卫尉张卿二首

[唐]李白

秋坐金张馆,繁阴昼不开。空烟迷雨色,萧飒看中来。翳翳昏垫苦,沉沉忧恨催。清秋何故慰,白酒盈吾杯。吟咏思管乐,此人已成灰。独酌聊自勉,谁贵经纶才。弹剑谢令郎,无鱼良可哀。苦雨思白日,浮云何由卷。稷契和天人,阴阳乃骄蹇。秋霖剧倒井,昏雾横尽巘。欲往咫尺途,遂成山水限。潈潈奔溜闻,浩浩惊波转。泥沙塞半途,牛马不成辨。饥从漂母食,闲缀羽陵简。园家逢秋蔬,藜藿不满眼。蟏蛸结思幽,蟋蟀伤褊浅。

溪上遇雨二首

[唐]崔道融

回塘雨脚如缫丝,野禽不起沈鱼飞。耕蓑钓笠取未暇,秋田有看从淋漓。坐看黑云衔猛雨,喷洒前山此独晴。忽惊云雨在头上,倒是山前晚照明。

清平乐·留春不住

[宋]王安国

留春不住。费尽莺儿语。满地残红宫锦污。昨夜南园风雨。小怜初上琵琶。晓来思绕海角。不愿画堂朱户,东风安闲杨花。

义务编纂:

“锦绣潇湘·金牌解说”云平台入选文旅部文旅信息化发展典型案例

原题目:“美丽潇湘·金牌讲解”云平台进选文旅部文旅信息化成长典范案例

文化和旅游部科技教导司颁布了58个案例为2020年度文化和旅游信息化成长典范案例。

湖南一二三零一旅游办事有限公司“美丽潇湘·金牌讲解”云平台在列。

“美丽潇湘·金牌讲解”云平台。

红网时刻6月12日讯(记者 何超 通信员 金思思)6月12日,文化和旅游部科技教导司宣布通知,颁布了58个案例为2020年度文化和旅游信息化成长典范案例。湖南一二三零一旅游办事有限公司“美丽潇湘·金牌讲解”云平台在列。

辨认二维码,跟美丽潇湘金牌讲解一路重走刘少奇立志肄业路、苏联留学路、赤军长征路、北上抗日路、解放开国路……记者在微信打开“美丽潇湘·金牌讲解”云平台,点击刘少奇同道纪念馆景区,不仅可以经由过程VR虚拟全景,观赏纪念馆所有景点和展馆摆设,还可以收听湖南省讲授员年夜赛冠军的出色在线讲授。

为了让旅客足不出户“云”游湖南,湖南省文化和旅游厅在“美丽潇湘·金牌讲解”云平台推出“景区掌上游,讲解免费听”“听汗青忆巨人2020新春红色旅游”等运动,经由过程网上公共文化旅游办事支撑疫情防控。

“美丽潇湘·金牌讲解”云平台汇集全省重点文化旅游资本,邀请上千名景区特级金牌讲授员,应用音频、全景VR视频等技巧,为群众供给便利快捷、优质高效、聪明共享的讲解办事。经由过程微信进进“金牌讲解”线上利用,就可以网上畅游景区。岳麓山橘子洲景区、彭德怀纪念馆、林伯渠旧居、秋收起义文家市会师纪念馆等红色旅游景区,汇集了“五好讲授员”、专家学者等对红色汗青文化的共享讲授办事。今朝,该平台上线景区20余家,在景点展设二维码标识牌近200个,办事旅客25万余人次,本年将慢慢笼罩全省A级旅游景区、博物馆、纪念馆、汗青街区。

湖南省文化和旅游厅表现,该平台经由过程科技立异,将有声标识二维码、文创利用场景和文旅数字共享讲授平台融会,实现聪明文旅内容晋升,增进文旅花费进级。

起源:红网

作者:何超 金思思

编纂:胡冲

本文为湖南频道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n.rednet.cn/content/2020/06/12/7371031.html

义务编纂:

他是梁兴初的侄子,也是他的政委,叔侄二人都被授予开国中将

原题目:他是梁兴初的侄子,也是他的政委,叔侄二人都被授予建国中将

提起“万岁军军长”梁兴初,天然是无人不知,曾带领第38军执政鲜疆场上一战成名,威震全国。

实在,梁兴初还有个侄子,名叫梁必业,曾担负第38军政委,跟梁兴初一样也是建国中将。

梁必业生于1916年,比梁兴初小4岁,可是叔侄俩是在统一年加入的赤军,也就是1930年,那时梁必业还只有14岁。

1930年,赤军霸占江西吉安县城后,城里的老苍生很是兴奋,热闹接待赤军的到来,跟在人群中的梁必业也很是高兴,决议要参加赤军,为贫民打全国。

实在他那时还不知道,他的父亲已经是一名机密的地下党员了,在一次党员联席会上,父亲说出了本身的身份,梁必业很是惊奇,又很是惊喜,就随着父亲一路加入了赤军。

加入赤军后,梁必业熟悉了对他的平生最主要的人之—:罗荣桓。

那时,赤军道路峡江县城休整,罗荣桓在一家店肆里吃饭,看到梁必业由于来晚了,没有菜吃,就说:“小伙子,过来,来我这里吃。”

睁开全文

(图:左二为罗荣桓,左三为梁必业)

多年今后,梁必业回想起昔时这一幕时,还冲动地说:“罗政委戴着眼镜,身体魁伟,又是军的政委,我欠好意思到他跟前往,在大师的激励下,我才硬着头皮,羞羞答答地走曩昔,在罗政委的菜盆里夹了一筷子辣椒,就赶紧跑了出来。”

后来,梁必业被分派到红四军政委办公室工作,有了更多的机遇接触到罗荣桓,他后往返忆说:“罗政委老是如沐东风,颠末他的上行下效,我学到了不少工具,受到了不少教导。”

抗战时代,梁必业在山东待了七年半,成为罗荣桓的得力助手。1940年11月,沂蒙山区忽然遭受了日军“铁壁合围”,罗荣桓闻讯,随即睁开突围举动,终于跳出了包抄圈,可是当他们穿越蒙临公路时,又遭受了更年夜的险情。

本来,这个标的目的有大量的日军开端由北向南行进,形势紧迫,罗荣桓只给梁必业说了一句话:“机关的人我交给你了!”

梁必业当即召集机关的重要职员,负责转移的义务,他告知大师说:“假如遭受了小鬼子,必定要做好决战的预备!”

万幸的是,因为安排适当,又有年夜雾的帮手,军队胜利躲过了日军,当机关职员平安无事地呈现在罗荣桓眼前时,罗荣桓拍着梁必业的肩膀说:“好小子,公然没有看错你!”

解放战斗初期,梁必业从山东赶赴东北,担负东北平易近主联军第一纵队第一师政委,师长就是他的叔叔梁兴初。

我军进进东北后打的第一个歼灭战,是秀水河子之战,敌手是公民党第13军,也是赫赫著名的美械军,是以,要想打赢这一仗,必需要先把兵士们的斗志调动起来。

颠末梁必业的鼓舞宣扬,军队官战士气昂扬,个个都上交了请战书,梁必业欣慰地对副师长彭明治说:“老彭,看看这群士兵们,这场仗我们必胜啊!”

兵士们在严重地预备着,本地群众也加入了进来,有的构成担架队跟在军队后边,有的挺身而出给军队做领导。

有一天,梁必业正在批示部里研讨作战计划,忽然保镳员进来陈述,说外边来了一个白叟,手里拿着玉米,说是为士兵们补补身子。

梁必业放下手中的工作,随着保镳员出往了,当他看到这位白叟时,匆忙迎上往,说:“白叟家,你这是做什么啊?”

白叟说:“传闻你们要兵戈,就把这些拿出来,给你们补补身子。”梁必业也欠好推脱,就让保镳员收下了,送走白叟后,又对保镳员说:“你算算这些玉米几多钱,都补给白叟,再给白叟带点窝窝头。”

后来,梁必业经常给大师讲这个故事,说:“有如许的老苍生,我们怎么可能会不堪利呢?”

1955年,梁必业跟叔叔梁兴初一路,被授予中将军衔,并于2002年病逝,享年86岁。

义务编纂:

前段时间血糖很高,后来又正常了,应该注意什么

原题目:前段时光血糖很高,后来又正常了,应当留意什么

门诊经常看到一些病人来就诊时血糖已经很高(到达20.0mmol/L 以上),甚至尿酮体已经阳性。讯问一下病史,可以发明这些病人可能在2年或3年之前查体时血糖就已经偏高,那时血糖可能在6.0~7.0mmol/L,复查时血糖在6.0mmol/L以内,认为血糖正常了, 没有再留意。

为什么会呈现如许的情形呢?

是查体时化验呈现了误差吗?一般来说,这种情形偶然是试验室误差造成的,但大都情形下则是由于血糖确切偏高。

此刻大师对血糖常识还都是有所懂得的,有意或无意地城市留意一下饮食(如 不吃甜食等),过几天再往复查,发明血糖正常了,就放松警戒,导致日后血糖升高,糖尿病就产生了。

血糖偶然升高意味着什么

血糖偶然升高往往意味着血糖和胰岛素排泄已经不在正常范畴了,但这个时辰应引起留意,恰当的饮食把持和活动可以或许起到很主要的感化,可以将血糖在正常程度的时光延伸,也就是说可以或许延缓或预防糖尿病的产生。

是以,对偶然升高的血糖也不克不及失落以轻心,应当更严 密地监测血糖,至少每3个月就要检讨一下血糖(指血快速血糖检测),假如血糖偏高就应当到病院做正规检讨(包含口服葡萄糖耐量的检测),以期早发明,早把持,使血糖可以或许尽可能长时光坚持在正常范畴,避免糖尿病慢性并发症的产生。

作者:北京协和病院内排泄科副主任医师 李玉秀

《糖尿病之友》 杂志社

义务编纂:

绘本故事【让我安静五分钟】

原题目:绘本故事【让我宁静五分钟】

孩子们正在吃早餐。

这可不是让人看了会高兴的一幕。

庞太太从厨房的柜子里拿出餐盘。

把茶壶、牛奶罐、她最爱好的茶杯,涂了橘子果酱的烤面包片,还有昨天吃剩的小蛋糕放进餐盘里。

再把报纸塞入口袋,偷偷地往门口走往。

睁开全文

“妈妈,你端着餐盘要往哪里?”萝拉问。

“往浴室”庞太太答复。

“为什么?”别的两个孩子问。

“由于我想本身一小我宁静5分钟”庞太太答复。“就是如许。”

孩子们紧跟在庞太太后面爬上楼“我们可以往吗?”

“不可”庞太太说“不克不及跟过来”。

“那我们要做什么?”萝拉问。

“本身在楼下玩,要留意小弟弟的平安。”

“我又不是小婴儿”最小的阿谁孩子嘟着嘴说。

庞太太很快放了一缸满满的,热热的水。

她把半瓶泡泡洗澡精全倒进水里,然后戴上浴帽,“扑通”一声坐进浴缸。

她给本身倒了一杯茶,再闭上眼睛,躺在浴缸里——这就是天堂。

“我吹笛子给你听好欠好?”莱斯特问。

庞太太展开一只眼睛,说“你必定要吹吗?”

“我一向在操练呢”莱斯特说,“是你叫我操练的,可以吗?奉求啦,就一分钟。”

“那吹吧”庞太太叹了口吻。

于是,莱斯特开端吹了。他把《细姨星》这首曲子吹了三遍半。

萝拉进来了。“我可以念一页故事给你听吗?”她问。

“不可萝拉”庞太太说。“出往,你们都到楼下往。”

“你都让莱斯特吹笛子了”萝拉说”我听到了,你比拟爱好他,不爱好我,这不公正。”

“没有这回事,萝拉”庞太太说“好吧,你念吧,不外只能念一页哦。”

于是萝拉开端念。她把《小红帽》这本书念了四页半。

最小的弟弟抱着一鼻子玩具进来了。

“给你!”他微笑着,把玩具一股脑全都丢进水里。

“感谢你,小宝物”庞太太有气无力的说。

“我可以看报纸上的漫画吗?”萝拉问。

“我可以吃阿谁蛋糕吗?”莱斯特问。

“我可以和你一路泡澡吗?”

庞太太发出“哦——哦——”的无奈感喟声。

最后,三个孩子都跳进浴缸了。

小弟弟太急了,连寝衣都忘了脱。

庞太太走出浴缸,她擦干身材,穿上浴袍,预备走出浴室。

“你此刻要往哪儿,妈妈?”萝拉问。

“往厨房”庞太太说。

“为什么?”莱斯特问。

“由于我想本身一小我宁静5分钟”庞太太答复。“就是如许。”

然后,她走下楼,

在孩子们还没下楼以前,她安宁静静的渡过了三分钟又四十五秒。

义务编纂: